傳奇經典 / 當代最重要的 NIKE 球鞋設計師 – Tinker Hatfield

KEEDAN 422019-11-17 14:27
訂閱文章

1952 年出生於美國奧立岡州的 Tinker Hatfield 是當代最重要的球鞋設計師之一,他目前正擔任 Nike 創意概念部門的副總裁,他所觀禮的 “Nike innovation kitchen” 是許多創新設計想法的源頭,他本身更曾經設計多款經典不敗的慢跑鞋與球鞋,例如 AIR MAX ONE 到現在的 AIR JORDAN XX8,而你現在腳上穿的鞋子很可能就是出自於他的經典設計。不久之前我們曾經為各位讀者轉載來自國外網站 COOL HUNTING 對 Tinker Hatfield 所做的轉訪內容,當時 Tinker Hatfield 透漏了許多他專注於「人」本身的設計理念以及管理思維,而現在 designboom 網站也針對 Tinker Hatfield(以下簡稱 TH) 做了另一則專訪,內容談到了許多更說有關他實際進行鞋款設計的過程與啟發,一起來看看吧!

Q:請問你是如何開始 NIKE 工作生涯的呢?
TH:其實我在 Nike 的第一個工作是 1980 年代替 Geoff Hollister 做行銷刊物的插畫,之後替 Nike 的門市進行空間規劃設計,這也給了我機會從外在的角度看見這個企業內部的設計文化,沒多就之後我就加入了 Nike 的設計部門。

Q:當時的設計部門有多少人呢?
TH:當時大約有 9 名設計師還有另外 9 位鞋款研發人員,而當時這個團隊的目標任務也很單純,就是”設法打造最好的慢跑鞋”,當時每一個人都是以跑者個心態去思考,而非一位受過訓練的專業設計人員,也因為我們的目標比較偏向”務實主義”,因此在美感上也不會有太多的著墨,不過因為我的建築與設計背景,在當時確實為團隊帶來了一些比較不一樣的見解與思維。

Q:那麼你的建築背景又是如何影響你後來身為鞋款設計師之後的創作呢?
TH:在 1980 年代的時候,其實 Nike 相較於其他競爭品牌其實是有點落後的,而當時 Nike 在球鞋市場上賣得最暢銷的是 Air Jordan 1。以我建築師的眼光來看當時市面上的球鞋,我有直覺我可以在球鞋設計方面端出一些新菜色。於是我開始做了些未必迎合當時市場的嘗試,像是 AIR MAX ONE、 the AIR TRAINER ONE、AIR REVOLUTION、 AIR SOCK 和 AIR SAFARI。AIR MAX ONE 其實算是一雙 performance 的運動鞋款,但我希望可以注入一些故事性來向大眾凸顯它的科技 ; 那個時間點我剛好造訪了巴黎並看到了龐畢度中心,當時被設計師 Renzo Piano 與其團隊將龐畢度中心以「內外顛倒」的方式,將原本應該藏在內部空間的管路全部外露於建築物外部的設計所深深震撼,這也促使我產生「可見式氣墊」的想法與靈感,利用透明式的氣墊設計來幫助消費者理解 Nike 跑鞋搭載的氣墊科技,後來 AIR MAX ONE 也成為當時最熱賣的鞋款並讓我們了解如何販賣產品故事以及行銷我們的產品。

Q:你最近有被哪些建築物或是工業設計作品所啟發嗎?
TH:身為一個設計師,很重要且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看很多的東西,要看看世界上正在發生些什麼事?看看其他人正在做什麼?事實上,最近啟發我的還是在巴黎,不過並不是被某件特定的設計作品,而是被這座城市的人們以及它所給我的整體感覺。你可能會認為你知道些什麼東西然後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然而,事物卻是不斷在的變化,人也不斷的變化。身為設計師,你要注意生活周遭發生的每一件大小事,去學著觀察、思考、並切回應這些事物。我在巴黎所看到的轉變讓我感覺很好,也因此產生了很多想法,而當你感覺很好的時候,這份好的感覺也改變了你看這世界的方式、看待事物的方式,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獲得了很多很棒的靈感與想法。

Q:你常常畫圖嗎?
TH:拜 iPad 所賜,近來我比較常畫圖了!我其實常常戴著繪圖板到處走來走去,而我畫圖的時候喜歡上很多顏色,但是又不想要隨身攜帶一堆筆和裝備 ; 現在有了 iPad 和 SketchBook Pro 軟體之後我可以輕易地上色或是加上特效,而它的效果非常接近我過去在工作室裡使用的 Wacom Cintiq 電腦繪圖板。科技的進步促使我友更多機會畫圖,這是很重要的,因為畫圖教你如何用眼睛”看”,也記錄下你和你身旁的人看待同一件事的差異性。

Q:在你的 NIKE 工作生涯中,哪一件作品事你最滿意的呢?
TH:要回答這個問題真的很難不讓某些人感到難過啊(笑)!不過首先幾個我馬上想到的是 AIR JORDAN 11、AIR MAX ONE、還有 NIKE AIR HUARACHE。AIR MAX ONE 非常具有啟發性的地位並讓我們理解到”如何透過設計來說故事”,當然最重要的是它賣的很好!而 NIKE AIR HUARACHE 則是因為它簡直就是毫無預期地天外飛來一筆,我還記得我是從一次滑水的體驗後才設計它的,而滑水裝備所使用的 neoprene(氯丁橡膠)讓我開始思考它可以如何被運動在鞋款上?我之所以喜歡 NIKE AIR HUARACHE 的設計專案是因為它純粹是我的設計,它並非根據某位運動員的需求而被設計,而是我個人的滑水經驗 ; 而 NIKE AIR HUARACHE 也是一雙很有實驗性的鞋款,因為它被眾人所質疑,那個時候大部分在 NIKE 的人都不願意生產這雙鞋,不過當時的行銷總監願意放手一試,他生產了 5,000 雙 NIKE AIR HUARACHE 並且帶到紐約馬拉松並在 3 天之內全部銷售一空,也證明了它的設計試成功的!在接下來的一年,NIKE AIR HUARACHE 賣出了超過 50 萬雙。此外我也非常喜歡 AIR JORDAN 11,當時因為 Michael Jordan 決定要退休,因此每一個人都告訴我不要設計 AIR JORDAN 系列鞋款了,不過我堅決說不,並持續設計。最後當然也看到了 Jordan 重回球場並穿著 AIR JORDAN 11 拿下 NBA 總冠軍。

資料來源:designboom

查看原始文章訂閱文章
延伸閱讀
小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