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籍女設計師的設計觸感

日本集合

77

發佈時間: 2019-08-20 20:20

更新時間: 2019-08-20 20:20

看到台灣朋友浪人哥最近在 Brutus 事件中被上PTT,替他高興。畢竟,被黑被罵才是現在的存在價值。而更重要的,是浪人先生對日本設計師的某些著迷,令我學不少東西。比方說,他介紹了日本女設計師柴田文江為無印良品做的某些設計,這些故事在香港的無印是很少見的。無他,因為在香港,不需要任何故事,香港人都會乖乖掏腰包。

 

 

&theater

 

後來,依稀的記憶中,原來我2010年年尾的時候,為柴田小姐做了一個專訪。那時候於《CUP》月刊刊載,現在《CUP》已變成網媒。那時候這些文字,是沒有「完整版」上載的。所以,大家沒有買那一期的雜誌,就不會有機會讀到。那時候,柴田剛完成了精品膠囊酒店 9hours。今年,她就得到了每日新聞賞的「年度設計師」名銜。

 

 

 

有些「珍品」的文字,只可以在自己有心翻箱倒籠的時候,才有機會給大家再看了。

 

 

 

 

每年,日本領事館都會在十二月舉辦「天皇誕生日」的接待酒會,好等世界各地跟日本人打交道做生意的人可以有機會聚會,要要卡片。聽說不少想以日本作為他們志業的文化人都很想去這個酒會。

這一年的酒會,香港區的主禮嘉賓,就是我們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生。曾先生在他的發言中,當然有提及香港和日本有幾多錢的生意交流,也有幾多人會去日本旅遊,甚至是幾多日本企業在香港的分支,以至香港和日本之間開始有稅務優惠等等。而在他那份沉悶的講辭中,他說了一句,最近由納稅人的錢出資,由香港設計中心主辦的「bodw 2010」,就請了很多「明星級設計師」(Star designer)來香港演講。

有什麼明星級設計師?不知道也算吧。

反正這個活動,雖然由納稅人出資,但好像不是跟很多香港人有關係似的。

在文化界有點名氣的原研哉、隈研吾也有來到,隈研吾也有到香港中文大學的建築系演講。但走出會展的人,就好像只有他而已。其他人,你不付上一天二千多元的門票,就不要希望可以一睹他們的風采。

而我,萬幸之下,也有機會跟出色的設計師柴田文江做一個深度專訪。

後來聽說主辦單位要她出席一個酒會和頒獎禮,本來有一小時的訪問就只剩下十分鐘。

柴田文江有什麼優秀的地方?首先,她是一個女人。對不起,我不是性別主義者。只是因為所有提及她的華文資料,都有意無意的提及「由於她是一個女性,所以她的設計有女性的溫柔」,又或是「在工業設計領域的優秀女性設計師不多,柴田文江多次獲得日本Good Design Award,她為『Combi設計』創造的嬰幼兒產品系列Baby Label,就大受好評。」

這個叫Baby Label的嬰幼兒用品系列,就打對設計有興趣的中產家長的錢包。當中包括一款幼兒訓練便器」,(Toilet Training Goods),藍色把手把部份是給小朋友握的,整個設計,目的是即使對語言能力仍沒有掌握的小朋友都可以知道如何使用。隨著年齡增長,用不著的組件更可以拆下來,令嬰孩及早習慣「馬桶」這種生活必須用品。及後,她還設計了給嬰孩和小朋友使用的OMRONけんおんくん(Keionkun)體溫計(此設計得到2007年德國iF設計大獎金賞)、把防狼器和手機二位一體的KDDISWEET系列手機(此手機是專為兒童而設,只要把繩子一拉,就會發出尖銳的聲響,手機會自動拍下照片,把小朋友已拉下防狼繩和當時的照片同時傳送到父母的手機,好等父母知道小朋友發生什麼事,共留下證據,這設計得到了2005年的日本Good Design設計大賞),和另一個是無印良品的豆豆沙發(也得到了2006年的日本Good Design大賞)。

於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後於TOSHIBA產品設計部門任職,三年後離開,之後成為了「某設計師」的助手(她說名字就不公開了),之後就在1994年創立Design Studio S設計事務所。從事電子產品、生活雜貨以至整家「膠囊酒店」的設計,柴田文江的設計業,會很令人嚮往。

「我知道很多媒體的人都會主張我是一個女性。之後就說『因為我是女性所以我就什麼什麼』的,我不會覺得有很大的抗拒,因為這是一個事實。」柴田小姐說。

她很喜歡日語的擬音語和擬聲語,經常會把她的設計概念,用一個擬聲語來表達。擬聲語是什麼?在日語文化中,由於他們的字彙不多,因此就會使用一些「ABAB」的發音,來表達一些情緒或感覺。像形容棉花糖,日語可以說是ふわふわ/fuwafuwa,談閃閃發光的東西,就是きらきら/kirakira。

 

是一種虛無的語言

「我很喜歡擬音語。因為那是表達感覺很好的工具。」柴田小姐說。

柴田小姐最新的設計,一家在京都寺町,叫9 hours的膠囊旅館。柴田小姐花了很多心機去做這「企劃」。

「整個設計,是一個概念的轉化。情況就好像是一個機場轉機站一樣。去膠囊酒店的人,其實是為了什麼?大概是一小時的梳洗,七小時的睡眠和一小時的梳洗,他們就會去下一站。於是就把整個概念重新思考,究竟如何可以在鬧市中提供一個提供九小時休息時間的地方。」柴田小姐說:「有時候我們出差的時候,看到那些在床上的花式。比方說一些有花紋圖案的床單等等,單身男士出差的時候有什麼感想呢?」

於是,柴田小姐就把這個「膠囊酒店」的設計概念成「機場轉機站」一樣,把一切無謂的東西減掉。主力研究一些用得著的東西。如毛巾、館內衣等等,都是高級的訂造物料,好等客人穿上之後有舒服的感覺。提供的洗頭水、護髮素、沐浴乳,就花了兩年半去設計,是特製的香氣。之後在睡眠的膠囊中,就引入了最新的「快眠設計系統」,好等客人可以盡快入睡。酒店內沒有一檯自動販賣機,也沒有娛樂設施,就連背景音樂也沒有。休息室的椅子是全面對同一個方向的,因為設計師沒有預期會有一對人入住。就連休息室的檯椅,都不是令人坐得很舒服那種,只適合上班族很快的去處理一些文書工作。

「因為是為了設計給人睡覺的,所以其他的東西,都是多餘的。」柴田小姐說:「由於9hours在鬧市的中心,附近也有便利店,客人出入也是自由的,所以有什麼需要到附近便利商店買就好了。」柴田小姐說。

本來我也想問柴田小姐,有沒有客人告訴你,他們在膠囊中睡不著會怎麼辦。但由於她要出席大會提供的「酒會」,我的問題就沒有時間當面問了。

一晚4900日元的膠囊酒店,是不是很化算?本來我去京都做我的新書《京都--年輕角度看京都》的時候,也有想過介紹的。但去過一次,感覺,就好像……是一家(在價錢上很)高級的膠囊旅館。畢竟,設計也許就是這樣子的事。把本來不甚了了的東西增值,令買家感覺良好,自然而然就會花錢。

這不是我說的。柴田小姐在她的演講中,也有說過,一個平平無奇的咖啡,只要貼上星巴克的標籤,一切都好像不同了。也許你不同意,但人類的消費模式,就是如此。

 

(原文刊於 CUP 月刊 2011年1月號)

 

 

[fbpage]https://www.facebook.com/designsurfing[/fbpage]


查看原始文章
LINE購物 商品推薦|比價 賺點 一站就購!


延伸閱讀


小編推薦

資料來源日籍女設計師的設計觸感
若針對此內容有任何建議,請聯繫客服